[博衍]十七八岁年轻男孩们躁动的情欲

激情短打,记录一个脑洞,内容跟思路都不怎么完整,可能有空会认真写出来吧

1818黄金眼-男友被他人当众示爱,青年男子深夜抑郁 [金宇硕x曹承衍]

沙雕 短小 仅供娱乐但可能不好笑 素材来自第六集

日前普若丢四叉妖灵妖第二次公演于首尔举行,公演后台一知名金姓青年男子当晚便陷入抑郁。

据记者采访获悉,Rap位置的“说吧 yes or no”组的队长曹某与另一位当事人金某疑似为情侣关系。“说吧 yes or no”组即将登台表演时,诸位参演选手纷纷对该曹姓男子公开表白。“是我的”“是我的”等在后台此起彼伏,最后以金姓男子当众声明对方“是我的”而告终。

在该组公演结束后,后台再一次陷入“曹某从今天起就是我的了”“不,曹某是我的”的争执状态,而金某本人再次向人群声明“曹某是我的”,却遭众人忽视。

在获知了金某随即抑郁的消息后,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参赛练习生向记者表示,事实上其他人并无破坏金曹二人感情的想法,仅是依据歌词内容为曹某应援,对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感到十分抱歉,希望通过记者公开向金某传达自己的歉意和对他们二人的祝福。

曹承衍的中二纪事

无脑沙雕文风 ooc 仅供娱乐但好像不好笑 太过沙雕就没搞cp

曹承衍有一颗少年人热血的心。

曹承衍梦想着有朝一日会轮到自己拯救地球。

就像诸多电影里的超级英雄一样,在成为超级英雄之前的他们都是不起眼的普通人,曹承衍也是如此。

2019年,曹承衍即将迎来被普通人的身份束缚起来的第二十四个年头,也是他察觉自己超级英雄身份的第十个年头。

彼时曹承衍妈妈和她朋友们的聚会上,金妈妈说自家孩子想做软件工程师,另一位金妈妈说自家孩子想做牙医,第三位金妈妈说自家孩子想要成为大学教授,最后一位金妈妈说希望女儿能嫁一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成为贤妻良母。曹妈妈说自家正在傻乐呵的儿子想要拯,啊不,改变世界。

金妈妈们纷纷称赞小曹是个有远大志向的孩子,日后一定能在政坛叱咤风云。

曹承衍在等一个机会,就像是帕克被特别的蜘蛛咬了一口,曹承衍觉得自己被某一盏有特异功能的舞台灯照射过后就可以激发自己隐藏的超级英雄基因。

曹承衍努力地练习,为了有朝一日站上世界各地的舞台,找到属于他的那一盏特别的灯。

好巧不巧,年少无知的曹承衍签了个不怎么靠谱的公司,碰上了这个区域不怎么太平的一些纷争,出道后的经历就像是众多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一样,还没去过几个舞台就开始了抠脚生涯。

2019年曹妈妈的聚会是有些令曹承衍尴尬的,第一位金妈妈的儿子入职三星从事软件开发工作已经一年有余,第二位金妈妈的儿子刚刚考到了牙医的执业资格证,第三位金妈妈的儿子博士毕业后在首尔大学谋到了一份讲师的职位,第四位金妈妈的女儿手上已经戴上了某财阀家儿子送的订婚戒指。而他 ,在超级英雄之路上不断努力的曹承衍,还没等到那一盏灯,还是一个在家抠脚的普通人,评十八线爱豆也会被排除在外边缘角色。

但曹承衍还是相信自己体内有某种拯救世界的冲动在召唤着他去完成使命,只是时机未到罢了。

曹承衍不急,曹承衍等得很耐心,曹承衍有条不紊地做着准备。

尽量不离开毛线帽----因为毛线帽可以紧密包裹头部,压迫头皮,促进脑部血液循环,使得未来超级英雄的大脑更为机敏,对一切危机做出最及时的反馈。没有毛线帽时戴上卫衣的帽子将绳子束紧可以收获相似的替代作用。

卓越的rap技能----超级英雄在战场上与敌人开战前对峙时须能随机应变、滔滔不绝、助战友兴致灭敌人气势、技巧与美感兼备又不言粗鄙之语。

训练体能、尤其是弹跳力----体能对超级英雄的重要性无需赘述,而据曹承衍所说,超强的弹跳力可以使超级英雄从平地一跃而起将敌人踩死在脚底。

"就像超级马里奥那样。"曹承衍忙不迭补充道。

这次,认真准备了数年的曹承衍听说那盏让他变成超级英雄的灯在安俊英手上。

所以,他来了。

MEANINGLESS 02 [金宇硕×曹承衍]

比我想象中还要拖沓的过渡段,啰嗦的叙事方式,情节几乎毫无进展,自己都着急的那种,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文风莫名其妙地变了,请多包容。

很多事情的发生不过是一念之差,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一不小心就改变了人生。所以人们很爱用“如果”这个词,在应付生活的艰辛之余,幻想片刻“如果当初我……”,来在所谓的白日梦中暂时地忘记现实。

凡人如金宇硕时常会想,如果当初压根就没有抬起自己的右手,会不会UP10TION已经是已经拿了几个一位的团体。自己会和队友一起接受主持人的祝贺,兴奋地、有些磕磕绊绊、不知所云地、胡乱地说着些一位感言。各色小纸片乱纷纷地落下,他的刘海和肩膀上还各停留着一片彩纸屑。

曹承衍也时常会想,如果当初他没有在参加了几十个audition被拒后,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回复了乐华的offer,而是再耐心地练一练、等一等,最终去到一家韩国本土公司。可能那样他没办法在十几岁的年纪里早早出道,会像无数个不知名的团体一样一遍遍地在各种舞台上拼命地展示自己,会还在光鲜亮丽的舞台上、洒满汗水的练习室中、逼仄拥挤的宿舍里做着出名、拿下一位、开演唱会的美梦。

金宇硕有时侯还会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把那个星探的话当真,普普通通地读书,普普通通地做兼职,像周围的其他人一样,在艰难的求职环境中拼命地投递出一份份简历,每天打开邮箱仔细检查有无通知去面试的回复,最后费尽周折才收获一份薪资也普普通通的平凡工作,以一个韩国人最平庸的方式活过这一辈子,

而曹承衍有时候甚至会想到,如果在那个晚上,那个剃着光头、皮肤被晒得黝黑的十五岁的自己,没有在陌生的那个半球突然被训练和教练口中充斥着大舌音、永远只能听懂七八成的斥责击溃,拨通了与自己隔着四十多小时飞行时间的妈妈的电话,带着哭腔说自己还是不要做球员了,想回到家人身边。或许去年夏天的雅加达,自己可以和他们一起相拥庆祝亚运会的金牌,而自己此时此刻也正在荷甲、英冠或是别的什么联赛里的一支球队奋力打拼,期待有一天能够与英超、西甲那样的某一个球队签约。

……

有时候人经历多了这种一念之差的改变,并不会像小说里的那些主人公一样豁达洒脱起来,反倒是每一举一动都束手束脚、瞻前顾后,因为害怕再经历一次同样该死的改变。

终于要开始录制的Produce101第四季,名称又回归了“101”的传统格式,只不过在中间硬塞了一个实际上可能也没有太多意义的“x”。但曹承衍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时还是莫名有一丝惊慌,可以没有来头的地多出来一个字母,其实也可以轻轻松松地在镜头前少去一个自己吧,谁知道呢。

金宇硕再见到曹承衍时是在节目第一次录制的后台候场,那天那个忘记了背包的人正在费力地模仿些什么,去逗他身旁两个紧张的弟弟开心。盯着那人身前的名牌看了半天,金宇硕才从脑子里扒拉出些许模糊的印象,是“UNIQ”啊。好像是一个比他们早出道了几个月的团体,一度有过小小的水花,出道前公司分析过的若干个竞争对手之一。出道后的金宇硕先是忙着工作,再是忙着应付网络暴力,之后开始变得没有什么可忙碌,一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UNIQ这个名字也从他耳边消失了。既然对方和自己在此处相遇了,自然也是不会有什么好过自己的经历。

而曹承衍真正记住金宇硕还是他们UP10TION的两人入场时,以“其他练习生站立了很久去欢迎(但其实还比我晚出道)的人”记住了对方。实际上,那天曹承衍的第一次录制,前一半的精力是用去给出各种反应,争取正片中的自己能多出几秒的镜头;后一半则是又一次陷入了“如果没有”的死循环——从编舞老师、那两个练习生弟弟到他自己,谁也没有想过一百次空翻有一百零一次都稳稳落地的曹承衍会在等级评价时摔在地上。两个弟弟固然惊慌,但也只以为这就是个纯粹的意外。只有曹承衍自己心里知道,他安慰弟弟,他模仿别人,他嘴巴一刻不停地说着话,实际上心里紧张得要命,生怕从评级舞台开始出什么岔子。

于是岔子它还就真的来了。

目睹了摔倒全过程的金宇硕开始有些讨厌自己的共情能力,一个生存类节目的对手,一同贴着“回锅肉”标签的直接竞争对象,从初评级就开始出失误,对自己来说真的是再好不过了。可他竟然在看的曹承衍摔坐在地上那一刹那,眼睛没有来头地微微发酸。

待续

MEANINGLESS 01 [金宇硕×曹承衍]

ooc预警,伪现实向,大概从初见到主题曲练习期间?文笔稀烂,排版糟糕,情节肉眼可见的拖沓,我会努力抢救。短小的这篇应该就是个引子,标题大概率和正文无关。

第一部分时间线有点问题,曹承衍确定参加404应该是二月初了,我写的是三月初,写完才发现错了。 

“……什么都不要留下,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meaningless》


首尔时间上午七点整,欧冠1/8决赛次回合阿贾克斯4-1击败皇家马德里,总比分5-3淘汰了蝉联了三届欧冠冠军的皇马。曹承衍关掉了电视,拉开了窗帘,倚着窗台看着方才破晓的天空。一宿未合眼的他倒也不感到困倦,只是有些许恍惚,不知道是因为刚刚那场几近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球赛,还是因为四天前傍晚接到的那通电话。

初春的首尔尚未转暖,走在街上只觉得寒气逼人,被雾霾笼罩着的城市灰蒙蒙的,连带着周围的建筑也显得有些老旧破败了。曹承衍饮尽手中最后一滴咖啡,把纸杯抛入经纪人办公室门外的垃圾桶内,转身下楼,走出公司。——这又是第几个年头了?此时此刻的曹承衍和第一次走进这里的那个自己之间又隔了多远?“果然一晚没睡脑子就还是有些迷糊呢,怎么会一直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曹承衍慢悠悠走过公司门前的小巷,身后建筑外墙上,广告公司的工人正在撤去掉色又蒙了灰尘的UNIQ海报——三年没变过的招牌终于换成了六个年轻的女孩子,坐在一堆亮闪闪的布景里兴奋又青涩地笑着,颇似几年前对着镜头傻笑的他自己。

走入地铁站,刷卡,过闸,周边低头玩手机的路人来了又走,冷冰冰的报站声不时响起。曹承衍满脑子都是刚刚和经纪人的谈话,以自己需要考虑的时间为名,他把这场谈话往后推了四天——过去的几十个小时里,他睡觉、写歌、看电影、打游戏、看球赛、聚餐、约了几个朋友去踢了场野球……总之,试图把经纪人让他考虑的事情彻彻底底从生活中抹去。

很明显,对现实的挣扎无力又可笑。

莫名其妙地,或许是被几个小时前荧幕里那场看得人热血沸腾的球赛喂了碗新鲜又俗套的鸡汤,昨晚曹承衍还一度发愁如何拒绝经纪人的提议,今天早上就站在经纪人面前:“好呀,我也想去新一季Produce101试试看。”等他开始反悔自己的莽撞时,经纪人已经帮他安排好了接下来的日程,介绍一起去参赛的两位练习生弟弟了。说起来,这一行的岁月还真是比别处的更不留情面呢,同龄人要么刚刚工作,要么还在读书,自己竟要肩负起“老大哥”一般的角色了。

恍惚了半天,报站声又响起,曹承衍抬头才发现自己早就坐过了站,慌忙往车门外冲,又被人从身后拉住。回头,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礼貌地笑了笑:“先生,您的包忘在车上了。”

连忙道谢,下车,回到站台上等车的曹承衍竟有些泄气,“怎么地铁上随便一个路人笑起来都挺好看的,去参加Produce101的练习生一定会更好看吧,这次恐怕又是一次没有意义的挣扎了。”

“刚才那个小哥为什么有些脸熟?”地铁上,正要去练习室的金宇硕思考了几秒后就立刻放弃,“鬼知道是不是昨天刚刚好在地铁上见过一次的路人呢。”

待续

今日立夏